爱情的发生,往往都是从寂寞开始……

文是个优秀的男人,静清楚的知道。有钱,有才,人又英俊,该有的都有了,一个男人能够拥有这些,那绝对是女人们赞赏的极品。可是偏偏这样的男人,却已经有了家室。

静首次见到文是在她进入文的公司的面试上。文是她的面试官,初生的牛犊不怕虎,静没有一点紧张,对文的问题对答如流。想想,凭借着自己MBA的学历,有哪个公司会对自己不垂青呢。当文微笑着站起来,伸出手欢迎静的加入时,静知道自己永远都应该是个成功者。

做了部门经理以后,静才知道,文原来就是这个跨国公司的CEO。她开始注意起他来,开朗的性格,丰富的阅历,无论公司大起或大落,他都游刃有余,谈笑自若。这样的男人真的不多见,她开始喜欢起他来。每天,为他泡咖啡,买早点,整理文件……俨然成了他的高级秘书。文是个聪明的男人,知道静的心意,但是自己是个有妻子的人了,怎么可以再有二心?不自然地开始躲避起她来。

静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也知道文已经有妻子了。但是爱情真的就会因为这些原因而停止吗?静不明白,一个人难道就应该压抑自己所爱的?

但是,寂寞往往就是会削弱人的意志力。

在一次公司的庆功会上,文喝醉了。静把他扶进了休息室,也不管文嘴巴里说着什么糊话,赶紧找来毛巾和茶水,一边在他的额头上盖上热毛巾,一边喂他喝水。突然,文握住了静的手,“静,我爱你。”轻轻的一声,但是却让静呆住了。半会儿回过神来,“文,你喝醉了,不要说糊话!”静挣脱开他的手。

“我没有。我在说自己的心里话。”文很认真,“你平时对我那么好,我都知道的。”

“我对你好,是因为你是我的上司,我敬重你。”静被他一语说中,好不容易找了理由。

突然,文一把抱住了静,吻住了她的唇,静没有挣扎,没有躲避,这一吻便吻住了她的心……她知道,面对一个也爱自己的人,是没有理由拒绝的。

没多久,静辞职离开了公司,到了另外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工作。她和文过起了情人的生活。每周文都会来她这里过夜,虽然不是光明正大的爱情,静却也觉得安心。只要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,那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
“静,觉得委屈吗?”文问她,“我不能天天陪着你。”

“不。你给我的已经好多好多了。我满足。”静真的觉得自己满足,真的觉得。纵然每周的等待都很漫长,但毕竟总会等到,有希望就好。

时间过的好快,两年过去了,静迎来了她三十岁的生日。刚才文打来电话,说是会赶来为她庆祝的,所以静一下班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寓,准备好小菜和蛋糕,等着他来。可是一直到了八点,文又打来个电话,说是开会脱不开身了,叫静不要等他。静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心里的失望真的是无法形容的。

桌上的菜都凉了,静连碰也没有碰,只是点了蜡烛,然后又吹灭它。这也就算是过完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吧。静站起来,走到书桌前,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,上了网。平时几乎不上网的静,今天却特地找了个聊天室点了进去。名字就叫静,静静的看着里面的人聊天。看别人聊天也总比自己一个人的寂寞要好。

“你好,静。”一个叫林的人向她打招呼。

“你好。”静回答。

“可以聊聊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你一定很寂寞吧。”林接着问。

“也许吧。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很容易猜的,你一进来,我就注意你了。一直不发话,只是静静地看,这应该是寂寞的人的表现。”

“你的直觉不错。”静微微一笑,这个男人挺聪明。

“你没有朋友吗?”林又问。

“几乎没有。”静仔细想了想,真的,跟了文这几年,还真的没有好好的交过几个朋友,全是清一色的商业伙伴,谈得上知心的竟然真的没有。

“和我一样。你应该学会惯于寂寞。”林这样劝她道。

“惯于寂寞?!”

“是的,惯于寂寞。没有一个人可以说从不寂寞,但是有些人可以熬过去,有些人却会很痛苦,因为他们都没有学会惯于寂寞。”

“是嘛……”静听见钥匙插进门的声音,知道是文来了,连忙打入,“好了,今天能认识你很高兴,我有事下了,以后有机会再聊!”说完就断了线。跑到门前,果然是文。他手里捧着一束玫瑰。

“生日快乐!静。”

静什么话也没有说,一下抱住了文,“你能来了就好,我好开心……”说话时竟忍不住流起了眼泪。

“好啦好啦,别难过了。今天是我不好,开会耽误了。我向你赔礼道歉!”文一边说一边还做起了鬼脸。静破涕为笑,这时的静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。女人有时候就是如此容易满足,仅仅只是自己爱的人给予的一点点,她们也会觉得是莫大的快乐……

纸总归是包不住火的。文的妻子似乎察觉出文每周总有一天不回家好像太有规律了一点。于是开始约束文的行动起来。文不敢再戴静送他的领带,也不再留在静的住处彻夜不回了。虽然文口上没有说,但是静心里明白,要渐渐失去一个人,这就是开始……

没有了文的夜晚对静来说是漫长的,她开始习惯于整夜的上网。与陌生的人们聊天,什么都可以说,什么都可以联想,最重要的是可以排遣寂寞。有一天,静又遇见了林。

“你好。”静先打了招呼。

“你好,最近总是可以看见你。”

“嗯。你怎么知道我经常来?”静感觉奇怪。

“因为我总是在注意你。”

“是嘛。我要感谢你的‘惯于寂寞’,它救了我。要不是你那句话,我想我会发疯的。”

“不用客气。其实你和我是同样的人。”

“呵呵,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味道。”静微微一笑。

“:),我要走了,有机会再见!”林说完就关了电脑,付完账走出网吧。

林没有回家,也没有家可以回。他来到一家酒吧,要了一杯很烈的Whiskey。看着对面桌子上一对男女,似乎是男的正在纠缠女的。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喝干了那杯Whiskey,走了过去。

“朋友,你好像有点过分!”林的说话一点也不客气。

“你是谁?我做什么和你有关吗?你算老几啊!”那男人站了起来。

“是嘛,我请你喝酒。”林说完就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,“啪”的一声泼到了那人的脸上,然后用极快的速度左手将那女孩拉了出来,右手重重的一拳打在了那家伙的脸上。

那男人脸疼的变了形,扭曲着说:“好小子!你敢打我?!”说着就想打还林。林笑了笑,对着那人的脸又是一拳,他倒了下去。

“第一拳是替这位小姐教训你的,第二拳是告诉你不要对我这样的人无礼!”林说完就走了出去,背后响起了掌声……

林从小就失去了父母,由祖母养大。因为缺少父母的疼爱,同学们都看他不起。林发誓一定要出人投地,证明给所有人看。无论是在小学、中学,成绩一直是一流的。但是性格孤僻的他一直没有朋友,直到他遇上了静。静是他的高中同学,只有她了解林的心,只有她会和林聊天,只有她会将自己好吃的东西分给他……不久,他们相爱了。林终于知道自己是幸福的了,有着这样的女孩爱着自己,林再也不孤独了。

海边,公园,郊外都留下了他们热恋的足迹。林告诉自己,无论如何他一定要给静幸福!高考过后,林考上了复旦大学,而静失利进入了一家公司给人做秘书,但是这些都没有影响他们的爱情。后来静的父母也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,感觉这样的男孩很不容易,也欣然接受了林。原本以为一切就会一直美好下去,可是……

有一天,静哭哭啼啼地来找林。林询问了好久才知道,原来是静的上司在一次酒席上故意灌醉她,然后将她侮辱了。林听了十分气愤,当即就去找那个禽兽,一时冲动下将那家伙打成了残疾。公司的人报了警,林被抓了起来。法官念在林情由可原,判了林入狱五年。半年后,静因为受不了周围的舆论,自杀了。就这样,原本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,变成了生离死别……

林出狱后,一切都变了,静永远的走了,自己的大学没有了,祖母去世了,静的父母也因为伤心离开了这座城市。什么亲人也没有了,林感觉自己像是个活死人,也曾一度想到要离开这个人世,他吸过毒,用酒来麻醉自己,无论怎么摧残自己都感觉是自己害死了静。直到有一天,他回到自己的家整理外婆的遗物时看见了静留给他的遗书:“林,答应我!无论你出来时发生了什么事,你都要好好地活着,因为我爱你,我爱你就希望看着你好好的,努力地活着。虽然我已经不在了人世,但是我的心是随着你的,答应我……”

林发誓为了静也要好好地活下去,他戒了毒,酒也少喝了。由大学时的同学推荐做了一家报社的兼职投稿人,写点时事评论什么的。人开始精神了起来,他告诉自己,静是在看着你的,你要活得好好的。

晚上,林习惯了上网,和陌生的人聊天,什么都聊,唯独自己的故事只字不提。终于有一天,他看见了现在的静——一个和他女朋友一样名字的女孩,一个同样寂寞的人。

文每周还是会来看静,可是每次来都匆匆地离去,终于有一天静忍不住了。

“你最近很忙吧?”静试探着问。

“是啊,公司里好多事。”文掩饰着说。

“呵呵。”静冷笑。

“怎么,笑什么?”

“我笑你真的很累,在你老婆面前要撒谎,在情人面前也要撒谎。”

“怎么了,静。我的心你还不懂吗?”文说着张开双臂想搂静。

静推开了他,“好了,你忙你的吧。我不想听你的解释。”说完就打开了电脑。

“好吧,我走了。如果寂寞了可以打我的手机。”文叹了口气就离开了。

静哭了,然后拨号上网,林在。

“林,你好。”静擦干了泪,“你说爱上了一个有妻子的男人,有错吗?”

“爱一个人本身没有错,只是时间不对。在这个时间,你不应该爱他。做第三者一定要有心理准备,因为这样的爱情很难长久,除非他愿意离开自己的妻子。”

“你说的对,可是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第三者。”

“我早猜到了。”林安静地说道,“现在的你很寂寞吧,因为他不在你的身边。”

“是的。我很想他,可是又痛恨他对我的撒谎。”

“想他就去找他,告诉他你的想法,做决定的应该是他,而不是你。他一个大男人应该懂得什么是他应该珍惜的,什么是他应该放弃的。”

“嗯。”静拿起自己的手机,拨了文的号码。

通了,“喂。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,不用说是他的老婆。

“喂,我找文。”静尽量压抑自己的感情。

电话换到了文听,“喂,你怎么现在给我电话啊?!我老婆在啊!……”后面就是如同电视中演的一样的连静都听不懂的话。静没有等他讲完就挂了电话。

“林,我想见你。可以吗?”

“为什么要见我呢?”

“想借你的肩膀好好的靠一靠,我真的好累,好想哭……”

“我很愿意这么做,可是像我这样的一个男人,你最好还是不要和我有什么瓜葛的好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静感到惊讶。

“因为我不是个好男人,我吸过毒,打过群架,甚至还坐过牢。”

“为什么会这样?我不相信。像你这样一个会关心我一个陌生人的男人绝不会是个坏人。”

“嗯,谢谢你对我的信任。”

“你的背后一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吧?”静猜测道。

“是的……”林终于把自己从未告诉过别人的故事告诉了静。说到伤心处时,两个人都对着电脑流出了眼泪。

“没有想到,她的名字和我一样。”

“是的,所以那天你一来,我就注意到了你。”

“林,我还是想见见你。”

“好吧。”林终于同意了。

他们约好了在衡山路的一家酒吧里见面。静一走进去就看见了一个英俊的男人对着她微笑,那就是林。他们各要了一瓶瓶装的喜力,聊了起来。从过去聊到了现在,生活,爱情,直到酒店打烊。

林送静回去,两个人走在天平路上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突然,静停下了脚步,一把抱住了林。

“林,让我来关心你吧!我想看见你快乐的样子。”说完就哭了起来。

“静……”林也紧紧抱住了静,“别哭了,以后我们两个人就不会分开了。”

静点点头,擦干了眼泪,破啼为笑,她好久没有如此的笑过了……

情感是偶发的事件,就是这样,静和林走到了一起。 

半个月以后,静约了文出来。

“我们分开吧。这是你给我买的公寓的钥匙。”静将钥匙递给了文。

“是那个什么叫林的吧?”文的话让静感到惊讶。

“怎么,你还派人调查我?”静有些生气了。

“他不适合你的。这个人坐过牢,还吸过毒。”

“这些我都知道。不用你来关心。我只知道,他比你强,比你对爱情勇敢!”静站了起来,“好了,我走了。从今天起我们互不相干了,你以后不要再派人调查我,让我发现我会告你的!再见!”说完就快速的离开了从前她和文经常来的那家咖啡店。

文叹着气将那把钥匙收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
就这样,静和文的爱情从寂寞开始,又因为寂寞结束。

静搬进了林的老房子,虽然简陋了点,但是两人的空间终究是快乐的。林在家写着文章,静每天下了班就可以吃到林烧的饭菜,每周他们都会去看一场电影。这样的日子,虽然简单,但是哪怕是浪费了一丁点,也会让人觉得是可惜。林快乐着,林知道,在天上的静也会为他高兴的;静快乐着,静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爱情……

好快,一年过去了。静又迎来了她的三十一岁生日。不过这次有林陪伴在她的身边,她不再寂寞了。早上上班前,林就嘱咐她晚上早点回来,晚上要好好为她庆祝。

林到菜市去买了好多静喜欢吃的菜,又买了红酒和蛋糕。一切准备妥当后,林总觉得缺少了什么,突然想起来,还有玫瑰没有买。所以就冒着雨赶到了花店,买了一大束红玫瑰。为了早点回去,林抄了条小路,因为下雨,路上一个人也没有,路边有个电话亭,林决定给静打个电话,告诉她快点回来,自己什么都弄好了。电话那头听着静甜蜜的笑着说再见,林挂了电话……

突然,还没等他走出电话亭,就有一个人闯了进来。林知道是来避雨的。

“对不起,让我先出去,然后你再进来躲雨吧。”林礼貌的说。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感觉到自己的腹部有一个什么凉凉的东西插了进来,林一摸,鲜红的,是血,是自己的血……

林抬起头看着那人扭曲的脸,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,对了,在那个酒吧,依旧是那张扭曲的脸。林微笑了起来,冲着他微笑,那扭曲的脸慌乱了,赶紧拔出了匕首,仓荒而逃……

林依然微笑着,眼前似乎看见了什么,是静,应该是静,静在天国里向他招手微笑,终于可以去见她了,林想到这里也感觉不到什么痛了。渐渐地,他的身体顺着玻璃滑了下来,玻璃也被染红了,可是林依然微笑着……

“静,我终于可以来见你了……”

陈梦海

2002年4月于上海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